真正的好故事
评分: 0+x

朋友,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?残暴的国王统治着大地,一位勇者挺身而出,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……

朋友,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?勇敢的王子历尽千难万险打败了巨龙,救出了美丽的公主……

朋友,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?邪恶的女巫诅咒了勇者,但勇者心不畏死,终于反杀女巫,破除诅咒……

你也许听过,也许没听过,不论如何,请允许我为你讲一个真正的好故事吧:

那残暴的国王,原本也是正常人,甚至是数一数二的勇者。他曾经斗败了恶龙,救出了美丽的公主,二人也如愿在一起统治了王国。然而一旦有了权力,勇者便忘记了本心,变得愈发残暴任性,到了晚年残暴更甚,不仅赶走了人老珠黄的公主,还恣意杀人,对那些胆敢议论他的人格杀勿论。而那被赶出王宫的公主,为了恢复年轻美貌,找到了沼泽中的鬼婆,学习了巫术,结果也迷失了自我,变成了邪恶的女巫。

有一天勇者为了救出爱人来到沼泽,却发现爱人已经沦为鬼婆的实验品。勇者悲愤之下诛杀了以害人为乐的鬼婆,却遭到了忠于鬼婆的女巫的诅咒,诅咒他永生不死但痛苦万分。勇者克服了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,反杀了女巫,破除了诅咒,不仅恢复了全部的力量,更是将鬼婆和女巫的魔药全部收入囊中。

终于到了命运注定的一天,勇者一路杀到了国王的面前,用剑指着国王说:我会结束你的残暴统治。国王轻蔑一笑说:我年轻时也是勇者,力量与技巧不在你之下。二人一言不合便开始拼剑,大战了三百回合难解难分。勇者的拥护者们也手持武器冲进了王宫,和国王剩下的卫士们杀作一团。终于卫士们死的死逃的逃,国王和勇者却一直胜负未分,就在国王抓住空隙准备用剑给予勇者致命一击时,一位拥护勇者的农民举着草叉冲了上来,直直将草叉的三个齿捅进国王的腰间,国王就这样命丧当场,死的不明不白。于是勇者和拥护者们都失去了兴味,失去了除去暴君的喜悦,勇者本可以继承王位,可他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将王冠丢给了杀死国王的那个农民,自己回到家乡,以贩卖剩下的魔药为生……

于是农民便开始了统治,然后又是一轮的公主、巨龙、勇者、暴君、女巫、新的勇者循环……

你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?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的呢?

我今天才知道,女巫那永生不死的诅咒,是解不开的。在没有狱卒甚至人类也是混蒙初开的年代,我就已经存在了。我见证了太多太多公主、巨龙、勇者、暴君、新的勇者的循环。我为了逃避这一切,曾选择过遁入虚空,却痛苦地发现,面对着虚空中的无物之物,却更让人精神折磨。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或许一百年?或许一千年一万年?又或许是一亿年两亿年?我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。等我从无物之物中归来,以为一切的循环已经打破时,却发现现实还是那套公主、巨龙、勇者、暴君的循环,周而复始。历史对我而言就是一条衔尾毒蛇,用它的毒令我折磨,用它的循环使我无法摆脱这折磨。

终于有一天,人类占了上风。巨龙被屠杀殆尽,巨龙的时代终于过去了。我本以为能松一口气,却发现以人类为主角的历史也是这一套循环,只不过没了巨龙,循环内的角色更加直截了当,杀人的理由变得更加花样百出。我隐居下来,靠着我不知多少年的人生阅历,写出各种巨龙时代的故事卖钱勉强度日。人们把我的故事称为童话,我却只能苦涩地笑笑,如果童话都是这样的历史循环,那我无法想象听着这些童话长大的孩子日后会变成什么样。因此,我只得把故事拆开来写,让读者们意识不到,屠龙勇者终成恶龙……

终于有一天,有一批人类找上了我。人类换了一批又一批,一些精明的人类成了狱卒,贪婪地攫取着巨龙时代的遗存。对于他们而言,我是巨龙时代的见证者,是他们无法拒绝的宝贝,他们将我看管起来,希望我能写出更多巨龙时代的故事。

现在,我已经在狱卒们的看管下,写出了不知道多少勇者、公主、巨龙、暴君的故事。我累了,我不想再写下去了。如果厌倦一切就是永生不死的代价的话,我只能说,我早就厌倦了我自己,是时候做个了结了。我从女巫那里得来的魔药最后还有一瓶没有卖出去,那就是死亡魔药。

我想是时候了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